艺术资讯

全部

评论

动态

观点

杂谈随感

Comment

News

Opinions

独白居画语录

视频

【观点】气韵生动,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

作者:路怀中  发布时间: 2014-06-04 17:06:50

  人类的艺术活动源源流长,从远古至今奔腾不息,浩浩荡荡,一泻千里!在这历史的长河中,其艺术园地里群星璀璨,光照千秋。每一个历史时期都产生过令人激动、催人深省、发人深思、耐人寻味无穷的不朽艺术品。而艺术活动的本身又离不开人类的审美活动,或者说人类的审美活动是一切艺术活动的动力。从某种意义上讲,一部人类的艺术史也就是一部人类的审美发展史。


  中国艺术亦然,中国艺术同样是我华夏民族从远古一步步走过来的审美发展史。


  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化文明古国之一。其文学艺术自上古就开始发轫发展,就表明我华夏民族的审美自上古时代即步入了原始文明的第一步了,就已经萌发。就是说最原始的形象思维萌发那时起,伴随着最原始的审美意识即萌发了。当然留给我们参考实证的只能经过了多少历史时代后的原始岩画和贝壳装饰品的制造等等。


  然而远古人类的审美活动大多数遵循着被动的对客观物象的摹仿,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从被动的对客观物象的摹仿到人的主体意识注入了对客观物象的再创造,我们说人类的主体意识才开始了觉醒。这就是:自然对象已经不是机械呆板的对象,是已经具备了人的主体思想情感的对象,即人性化的对象。当然由被动地面对客观物象到人的主体精神的注入,这需要一个漫长的人类思维进化即形象思维开化和自我意识的觉醒的漫长的历史渐进过程。


  当人类的思想意识还处在原始萌发期时,其艺术审美活动几乎完全受客观物象形的制约。这时艺术的审美活动囿于对象形的框架之内,“依葫芦画瓢”,或见于“儿童临”。随着对客观世界自然万物认识的逐步深入,人的自我意识开始了一次次地觉醒。这种觉醒最早散见在先秦时期诸子典籍中。(我们推测自我意识的觉醒远远早于先秦时期,只是先秦以前没有文字记载而已。)


  孔子曰:“尽美矣,又尽善也。”“尽美矣,未尽善也。”诗三百言,一言一蔽之曰“思无邪。”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维尧则之,荡荡乎,其有成功也。”


  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充实而又光辉之谓大,大而代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老子曰:“大音稀声,大象无形,大巧若拙,大辩若讷”,“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庄子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圣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


  综上所述,先秦时期我古代圣贤诸子对于自然万物认识是人之为仁的对自然万物是以一种直觉审美的思维方式生发出来的人生感悟。就是说,上述感悟通过天、地、文,即天文、地文、人文共通的,反复体察的长期的哲学思辩所生发出来的自我审美体验。


  我们说这种直觉的审美体验就是觉悟的审美体验,就是已经附加人的主观感受的审美体验,就是人的主体意识觉醒的一种表现。


  应该说我华夏民族自我意识的大大觉醒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散见于这个时期的大量的诗词歌赋、散文、文论、文学及至绘画艺术等方面的评论就是已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当我们细细品读魏晋南北朝时期大量的带有审美意义的文论之后会发现:由汉末后承传下来的关于对人的道德、学问、操守、气节等方面的评价开始转向了对人的气质、品格、才情、神韵等方面的品评。又由于当时玄学的推波助澜,于是乎讲求超尘脱俗,风度雅韵,逸气飘然,淡泊玄远的人生观成为了当时文人士大夫阶层品格完善的最高标准。就是由对人的外在形象行为的审美标准开始转向了对人的内在思想精神以及神态神韵,即人的精神状态的审美品评。


  如世说新语中:“王右军道谢万石在林泽中,为自遒上,叹林公器朗神俊。”如王戎云:“大尉王衍神姿高彻。”陶侃见到庾亮的“风姿神貌。”孙绰为炎谏叙曰:“神犹渊镜”。济尼称“王夫人神情散朗”。王夷甫自谓“风神英俊。”桓彝称谢安:“此儿风神秀彻”等等。这就是风气、风韵、风姿、神朗、神姿、神韵等等皆成为当时对人物品评的审美最高标准。


  东晋的顾凯之是首先把对人物的品评引入了对绘画审美的评论上来,顾在论画中这样写道:“四体妍蚩,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以形写神而空其实对,筌生之用乖,传神之趋失……”“一象之明珠,不若悟对之通神也。”等等。


  就是“以形写神”、“迁想妙得”是顾凯之绘画美学的中心内容。顾的这种绘画美学思想既反应了魏晋以来人物画的飞速发展,以及绘画创作实践中形象思维发展和深入,同时也标志着自顾的“以形写神”绘画美学思想提出后,中国绘画艺术观的彻底觉醒。这就是中国绘画几千年以来有对“形”的传移摹写绘画观,开始迈入了更加注重对物象“神”的塑造。即形神统一的绘画美学观念上来。从此中国绘画逐渐自觉逐步摆脱了附庸于客观形的地位。


  南齐谢赫,可谓是自顾凯之关于“传神论”之后的又一位对中国绘画艺术精髓最完全的诠释者。谢在《古画品录》中提出的“六法”对我国古代绘画实践做了系统性总结。虽然谢之前,自魏晋以来,在许多诗文、书画、论著中时有涉及,但多是只言片语,不具备系统性和全面性。而谢的“六法”的提出就使我国古代由原先的支离破碎的绘画理论终于使其系统化,标准化。“六法”作为绘画理论上的一个学术思想体系是自顾恺之“传神”论之后的又一次大的飞跃。自此以后,谢的“六法”逐渐成为了中国绘画审美以及创作理论行动的指南。成为了千百年来一脉承传的中国绘画品评最高标准。


  谢赫的“六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谢赫的“六法”把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列为一法和二法,把其他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四法放在后面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我们细细品读后就会发现,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是从顾恺之的“传神论”发展而来的,就是指艺术作品的内在精神,即作品的气韵、气象、气息、气质,就是作品的韵味、韵致、韵风、韵态----就是作品本身由形而下迈入形而上的总体表露出的形神合一的精神状态。谢的后“四法”是为其前“二法”的神态、神韵而必备的,缺一法而不能完美也。可以说中国绘画自顾恺之的“传神论”和谢赫提出的“六法”论之后,标志着我中华民族的审美标准和绘画的人文精神迈入了一个新的境界。即从先秦时期文以气为主要,到晋唐时代及其以后文以韵为主的转化。


  何为气?


  为了弄明白气韵生动,在这里我们有必要先探究什么是气?什么是韵?什么是气韵生动?首先我们先来探究什么是气?


  在传统中国哲学文化中,把气说成是一切物质之根本。大到大山莽原、江河湖海;小到一沙一石、一草一木,以及看不见、摸不到的最小的细微的流动物质,都是由气的凝固而成的。气又从形态上分几种,即有形有象的固体之气,而无形无象的充塞于广袤浩瀚宇宙空间的谓无形之气,而有形之气、无形之气统称为自然之气、宇宙之气。


  这就是我华夏民族对于宇宙探索是建立在“唯气论”的哲学思辩的基础上展开的。太极之说是古代《易传》创立的学说。《易传》认为,太极为阴阳未分之气,即气分阴阳。《易传》中的乾为阳气,即天;坤为阴气,即地。阴阳两交即化生万物万象。后汉的何氏云:“元者气也,无形以起,有形以分,造起天地之始也。”郑宏认为:“阴阳之气为宇宙自然之根本。”郑氏云:“极中之道,淳和未分之气也。”所谓淳和未分之气就是“浑然之气,而浑然之气含阴而抱阳,有形又无形就是所谓的天地之气也。”


  北宋的张载认为:“气是最根本的,气即是道,非别有道。宇宙一切皆气,皆是道。更没有外于的气,气自本自根,更没有为之之本的。”张载在宇宙的根本论中其中心谓:“气太和太虚。”太和即混沌阴阳未分之气,太虚即游离在自然宇宙中的无形无踪之原始状态之气。张认为:凡一切存在皆谓之气:“凡可状皆有也,凡有皆象也,凡象皆气也。”张认为阴阳气的变化流程即为道的运动流程。张又说:“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尔。”就是气未聚为无形状态,谓太虚乃气之原始气之本体。


  总之张载认为:“宇宙万物唯是一气,无气则无物,无宇宙,无道。”


  战国时期的哲人们开始把气的生化运动来解释人的生理活动。管子的精气之说:“有气则生,无气则死,生者以其气。”(《枢言篇》),“气者,心之充也……其精气之报也,一气能变精。”(《心术篇》),“凡物之精,此则为生。”又:“精也者,气之精者也。”(《内业篇》)又:“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为人。”在这里,管子认为精气就是人之为人的生命和智慧的根源所在。


(新闻来源:艺术家提供)